沃尔克其人其事—读《力挽狂澜》一书点滴纪要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cqqingxi.com/,云达不莱梅

沃尔克主持起草了沃尔克规则,以收紧银行资本加强金融监管。但华尔街一直不以为然。2020年6月25日,美联储为放松监管,批准修改沃尔克规则。受此影响,26日美国银行股票大幅上涨,摩根大通、美国银行、高盛、摩根斯丹利等股价分别上涨3.49%、3.82%、4.59%、3.92%。有报道称,在疫情和BLM运动打击下,美国总统特朗普选情告急。为讨好华尔街,特朗普敦促修改沃尔克规则,以放松对资本、金融的监管。他一方面希望得到华尔街的支持,表明自己在任,就会对资本进一步放松监管。另一方面,也是希望通过规则的修改,推动股市反弹,为自己选举创造有利环境。已经于20谢世的沃尔克的遗产仍然在美国政坛仍然发挥作用,可见此人的影响力不一般。

从上世纪80年代到访中国起,沃尔克与中国的交往就一直不断,即使已经退出美国财经决策圈多年,但他对华友好,一直致力于中美民间外交,往返于中美之间。2014年,中信出版社出版了其自传《力挽狂澜》。最近无事,又翻出来看看。该书记载了他担任美联储主席时的许多决策思想、决策内幕。书里许多闻名世界的财经故事,串联起沃尔克辉煌传奇的从业经历和激荡人生,宏大而生动。文字轻松,故事抓人,讲解细微,不算枯燥,有空之人可以找来一读。

上世纪70-80年代,沃尔克是美国财政部副部长,曾经代表美国政府赴欧洲、日本斡旋美元与盟国之间的货币关系。后来当了美联储主席。那时候他也写过一本书叫《时运变迁》,详细地谈到美国逼日本让步,让日元升值的“广场协议”,好多年前我读过,但不如《力挽狂澜》吸引人。斯人已逝,往事可追。阅读此书后,对沃尔克其人其事有三点看法。

在美国人看来,美联储官员考虑美国利益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但美元虽然是美国发行的货币,但由于其国际储备货币的特殊地位,其美联储货币政策不仅仅相关美国利益,也广泛涉及其他国家利益,这又决定了美国的货币政策不能仅仅照顾其国内利益。带头大哥应该对世界有公平、有担当,但许多美联储主席总是国内利益优先。沃尔克是个例外,他常常从世界经济平衡的视角来看待美国货币政策。

作为二战后国际治理结构与国际金融体系的主要设计者和建立者,1944年,美国带领英国等一帮欧洲国家建立了布雷顿森林体系,并一直领导这个体系运行,在欧洲没有发展起来重新强大时,这个体系符合美国的国家利益,美元取代英镑成为了国际储备货币,国际其他货币和美元挂钩,美元和黄金挂钩的"双挂钩",维持了国际金融的稳定。但当欧洲重新开始强大后,美国的利益开始和这个挂钩出现冲突,欧美之间在经济金融领域卿卿我我,相安无事的日子结束了。看到欧洲主要国家生产力已经开始直追美国,美国的相对竞争力下降时,美国就要改变规则了,做出有利于自己利益的新制度、新规则安排。1971年,美国总统尼克松果断放弃了"黄金和美元挂钩"为核心的布雷顿森林体系。2017年特朗普政府上台后,频频喊话,威胁国际社会如果不满足美国要求,就要退出联合国、世界贸易组织等这些在二战后它主导建立起来的国际组织。把“美国优先”的做法发挥到了极致。有利则存,无利则废,这是“美国优先”的逻辑。上世纪70年代,布雷顿森林体系瓦解后,美国政府通过一系列政治军事外交的运作,将脱钩黄金后的美元与石油挂钩。世界上贸易、投资大部分是以美元标价结算,美元成为许多国家的储备货币,美元进入本位时代。进入到了货币由美国供应,但又没有一个超脱于美国国家利益的公平机构或机制来对货币滥发进行制约的时代。美国可以在没有任何权力制约下,任意开动印钞机,滥发货币来向世界购买股票、债券、黄金、石油、商品。同时美元还成为美国的政治工具,利用美元交易结算机制和运行系统,随便制裁不符合美国利益的人员与国家。沃尔克对美元滥发、滥用的弊端看得很透彻,他认为,美元的国际地位是其储备货币地位奠定的。考虑美国的货币政策应该从全球金融的角度着眼,要将国内利率与国际汇率联系考虑,既然人家货币与你挂钩,你就应该有责任同时考虑利率与汇率。不能仅仅从美国国内政治需要出发来考虑货币政策,否则,这个带头大哥就很难服人。这种做法虽然对美国政府一时的政治目标有利,但由于侵害了世界,不利于美元的可持续信誉,不利于美国长远利益。因此,他很早就想改变这种状况。为了维护美元在国际上的可持续信誉,在他担任美联储主席期间,他不仅关注货币供应总量对美国的影响,也关注美元对世界经济的影响,他不赞同美元贬值对他国无关紧要的观点不认同。他对美元处于世界货币地位中的美联储作用与应尽的国际责任看得很清楚。他认为,美元要长期获得国际信任,就必须在考虑自己问题的时候,也要考虑其他储备大量美元国家的感受。按照中国人的说法就是“推己及人”。美元成为了许多国家财富的储备工具,比如中国、日本,都有好几万亿美元的美元资产的外汇储备。我国进口石油、铁矿石、大豆等大宗商品都需要美元支付;我国出口商品拿到的也是大量的美元。如果美国一味追求“美国优先”,开动印钞机大量印刷美元,美元大幅贬值,我们出口商品换回来的美元是越来越不值钱。巴菲特的合作伙伴芒格说过,“我们需要真实的货币。目前很有趣的一件事情就是美国人偶然间创建了储备货币,美国人创造了世界通用的国际储备货币。可是,在用我们自己的货币来承担对其他国家的责任这件事情上,我并没有感觉到我的美国同胞有很好的信任和托管意识。我们目前只做取悦我们自己的事情,这可不是我认为正确的观点啊,我认为你身上一旦肩负了那些依靠你的人的责任,无论你在做什么,也都要考虑到对方”。可美国的政治家们可不这样想。他们一般不会考虑货币政策对其他国家的影响,只想到国内的政治需要。而沃尔克这认为,美元利率下跌会影响美元汇率下跌。美元下跌过多会影响美元的国际地位。实际上他是从更加长远的角度来捍卫美国利益。沃尔克看得很清楚,这个全球化的世界里,大家同属“地球村”,大家好美国才能够长久好,仅仅美国一家好是不能长久的。芒格与沃尔克观点异曲同工。这种要求美元应该承担国际责任的观点是正确的,是难能可贵的。沃尔克这样的人在美联储历史上少见的。

美联储是美国金融监管机构。沃尔克在金融监管方面的作为,主要限于商业银行范围。尽管在2008年美国金融危机之后他也谈到高盛、摩根斯坦利等投行的监管问题,但主要还是从银行控股公司的角度来讲这两家证券公司的。谈到资本市场业务,他也是从商业银行不能和证券市场联系太紧密角度讲。

沃尔克是1933年罗斯福新政的《格拉斯·斯蒂格尔法》坚定支持者。80年后,他仍然认为银行和证券业务应该隔离。

他一直对商业银行从事证券业务就有戒心,不赞成商业银行介入证券业务。沃尔克坚持美国定下的商业银行不能从事证券业务的规矩。1987年是他担任美联储主席最后的一年,在那年5月召开的美联储理事会上,他坚决反对大多数理事都同意批准花旗集团、J.P.摩根公司等银行控股公司承销特定的债券的决议。他认为这一决议违背了《格拉斯·斯蒂格尔法》,美联储不能开启已经禁止多年的银行从事证券业务的大门。他的发言有两点:一是即使法律可以变通,也应该通过国会修法完成后去改变,而不能靠政府监管许可去强力推进银行从事证券业务。二是应该最大限度地降低利益冲突,禁止银行控股公司下设证券承销业务的子公司持有同类银行的证券。但由于理事会中7名成员有4名是里根任命的圈内人,而里根是坚持放松监管的总统。按照少数服从多数的议事原则,这项决议在美联储理事会获得通过。书中评论,在金融监管问题上,那些由里根任命、更倾向于自由市场制度的美联储理事们和沃尔克的观点是相悖的。他们准备把沃尔克主席赶走。这一年沃尔克没有续任,格林斯潘接任美联储主席,格林斯潘也是一个坚持放松金融监管的支持者。他坚持场外金融衍生品不应该监管的观点与沃尔克相悖。

奥巴马担任总统期间,请出80多岁的沃尔克帮忙。2008年金融危机以后出台的“沃尔克规则”,就是沃尔克离开美联储多年后在金融监管上的一大的贡献。这个他牵头制定的规则认为,商业银行不能开展证券及其衍生品自营业务,奥巴马政府采纳了沃尔克规则。回头看看,在沃尔克任美联储主席时期,金融衍生品市场只有场内交易,基本没有场外衍生品市场。2008年金融危机后,沃尔克提议,商业银行只能代理客户从事证券交易业务,不能自营。"沃尔克规则"(在美国多德-弗兰克法案中第619节是有关"沃尔克规则")只允许商业银行与客户之间买卖证券,禁止银行直接从事或通过下设对冲基金间接从事高风险投资业务。以防止商业银行出现盲目冒险交易。这些沃尔克20多年后的思想,与他任职美联储时多年来银行不能从事证券业务的观点一脉相承。2014年2月22日,他在北京说,"沃尔克规则"是希望降低银行体系中不必要的风险。他认为,银行总是要冒风险的,这样它们才能开展业务,但它们冒风险的目的必须是与公共利益一致,即为了实现经济稳定和增长,而不是为了方便自己,为自己的利益去拿别人的钱和系统的稳定去冒险。银行不能沉浸在投机性活动中。不仅仅是在美国,在所有的国家都应该是这样的。因此,应该禁止银行进行投机性交易,银行自营做证券及其衍生品是不应该的。他说,尽管中国的银行并没有参与太多的投机性交易活动,但也建议中国监管部门禁止银行这类交易。禁止银行开展与客户无关的自营业务。沃尔克在督促监管当局落实“沃尔克规则”时说,“我强烈主张商业银行的首席执行官和董事会成员必须本人亲自证实银行在法律限制面前是合规的……在我看来,如果银行家承认他们无法在实践中区分开持续的自营交易和按客户指令从事代客交易,就可以断定,他要么是不敬业,要么就是不具备管理一家银行的资格,不管他为了规避这一清晰的禁令雇佣了多少律师、设立多少层级来伪装金融操作。”这些话对我们中国金融监管是非常有借鉴意义的。

鉴于他对银行不能参与证券市场业务的态度,有人说他"在货币政策方面非常出色,在银行监管方面是彻底失败。但他仍然坚持初心,对这些指责不以为然。

在鲁宾担任财政部长、格林斯潘担任美联储主席期间,两位金融高管主导了放松金融监管的运动。已经离开美联储近10年的沃尔克,1995年仍然对他们放松金融监管做法提出了警告。他说,如果让一家大型投资银行和一家大型商业银行结成联盟,导致系统性风险上升是可能的。他对2008年美国监管部门允许将证券公司高盛等改变为银行控股公司是持不同意见的。他认为这是为了规避法律,获得政府救助。沃尔克认为,金融机构分业的界限模糊了。他认为,如果高盛希望被纳入商业银行体系的安全网,他就得像一家银行去经营才对—-吸收存款,发放贷款—-而不是像一家对冲基金,靠高杠杆对定价一塌糊涂的证券进行投机交易。

金融圈许多人都知道他和里根总统的那场兜了几圈的尴尬见面。他就是想用这种方式提醒新总统美联储的独立性。一般来说,美联储官员看总统脸色行事的还是比较多的,但沃尔克不这样。美联储的货币政策与白宫政策有其独立性。从上世纪70-80年代的卡特、里根到本世纪10年代的奥巴马,横跨近40年的美国几任总统都知道沃尔克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但由于其耿直敢言,几任总统对其使用都有所顾忌。上世纪70年代末,卡特启用沃尔克任美联储主席,在连任总统竞选期间,他希望美联储货币政策能够配合其总统选情,但沃尔克从国家长远利益出发没有配合,导致卡特连任总统的希望落空,卡特因此对沃尔克埋怨不已,认为自己落选是沃尔克的货币政策不支持。沃尔克担任八年美联储主席,经历卡特和里根两位总统,他都把控制通胀作为第一要务,对抑制美国70-80年代的通货膨胀功不可没。书里记载,沃尔克在1980年四季度采取的货币政策令当时的总统卡特不爽,他正在进行总统连任的竞选准备。而沃尔克却采取办法让利率上升控制货币供应量,在全美大选前夕的六个周内,联邦基金利率一路从11%涨到14%,升了3个百分点。这种做法在经济不好的情况下让卡特丢掉了不少选票。卡特不无怨恨地说"美联储主席僵化的货币主义方法是十分不明智的"。

1981年里根接替卡特成为美国第四十任总统。里根在两任总统任期内,对沃尔克始终抱有戒心。担心沃尔克象对待卡特一样不配合自己兑现竞选承诺。里根接手总统后的第三天,邀请沃尔克见面。在见面地点上里根就和沃尔克发生了争执。本来里根欲往美联储拜访沃尔克,但沃尔克不接受,而沃尔克欲亲往白宫里根也不接受,只好选择了中立的第三方。在美国财政部见面。情况有点怪。里根对沃尔克不满意。在财政部午餐席间,他对沃尔克说,"有人给我写信,问我们为什么要保留美联储。您希望我怎么答复他们?"看得出里根是用这样的话敲打沃尔克。确实,里根总统当选后,沃尔克不顾里根的竞选承诺,美联储继续收紧货币政策,不仅两次提高贴现率至13%,而且把联邦基金利率提高到超过20%的水平。沃尔克坚信,要真正抑制通胀,就必须忍受"经济衰退之苦",而这往往是政治家尤其是新当选总统不愿接受的。但沃尔克想的是美国经济的可持续增长。里根经历了一个和沃尔克的艰难而痛苦的磨合期。1982年10月,《纽约时报》说,通胀率已经从三年前的13%降到了5%,1983年降到4%以下。1985年8月,通胀率已经降到3.4%。在通胀得到有效控制的情况下,尽管里根对沃尔克有戒心,但市场喜欢沃尔克,里根也不敢轻易动他。不过仍然对这位耿直之人耿耿于怀。1982年,里根就说过"美联储是一个独立机构,它让我们感到痛苦,对我们努力促成之事十分不利,也同样让其他各方都很痛苦。"里根虽然不是心甘情愿的喜欢沃尔克,但基于当时美国经济状况和沃尔克任期未满,也不得不用他。沃尔克第一任期满后,是否继续让沃尔克任主席里根确实犹豫不决。他在日记写道,是他还是其他人?从金融市场的反映看,似应让他续任。我不希望动摇金融市场对经济复苏的信心。里根承认,当时手头没有可以和沃尔克进行势均力敌竞争的人选。尽管已经有几个人选名单放在他的办公桌上,但里根明白,沃尔克的离去将是对金融市场的一个打击。里根迫不得已的留任了沃尔克,让他继续再干五年。里根终归心有不甘,因此宣布沃尔克的任命不是按照一般规矩在白宫总统身旁搞任命仪式,而是选在总统个人休假地点休假时间,相当不正规。当沃尔克干满两届,里根就再不挽留了。不像格林斯潘那样干了四届美联储主席。金融市场对沃尔克的认可,从1987年6月2日沃尔克辞职消息引起的金融市场震荡,就可见一斑。当时,投资者都疯狂购入黄金、出售美元,黄金和国债市场出现巨幅波动,市场对通胀产生莫名恐惧。表明了市场对里根总统未能挽留沃尔克续任美联储主席的强烈不满。

1992年小布什当选总统后,沃尔克也是财政部长人选,但由于沃尔克的原则性很强,并且固执己见,云达不莱梅很难配合总统的一些政治需求,最后是高盛集团的主席鲁宾担任了财政部长。2008年奥巴马竞选总统成功后也曾经邀请已经81岁的沃尔克担任财政部长,但考虑再三还是了选定盖特纳,只是让沃尔克干了个虚职。后来许多人说,奥巴马没有任命沃尔克为财政部长的主要原因,是因为沃尔克坚持自己的办事原则,哪怕是总统,他也不会为原则性让步。他的这些原则性在卡特、里根时代都表现无遗。所以,奥巴马左思右想还是不敢委以重任。当时《纽约时报》评论说,云达不莱梅沃尔克没有出任财政部长,是因为“他不太可能为了屈就总统而放弃自己固守的理念和想法。”用奥巴马的话说“沃尔克对事物有正确的而独立的判断,赢得了最高的尊敬。他说话从不保留,也毫不客气,且相当固执已见”。从这里看出奥巴马话里的委婉的说出沃尔克很难配合总统的决定。

1987年沃尔克美联储主席任满离职时,美国的一位公民写信给他,表示对他控制通货膨胀的贡献的感谢,同时提出请求"希望您能有时间教一教后任格林斯潘,让他能踏着您的足迹前行"。

中证网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证券报·中证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证券报、中证网。中国证券报·中证网与作品作者联合声明,任何组织未经中国证券报、中证网以及作者书面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凡本网注明来源非中国证券报·中证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更好服务读者、传递信息之需,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本网亦不对其真实性负责,持异议者应与原出处单位主张权利。

江西宏柏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首次公开发行A股并在主板上市网上投资者交流会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驻中国证监会纪检监察组同步监督保障创业板改革 一对一约谈重要岗位人员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